当前位置:苏州鑫源博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> 联系我们 >

沈阳的天文爱好者国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

       这条椭圆轨道连接着地球轨道与火星轨道。航天器发射升空后,先在地球附近加速,进入霍曼转移轨道,再在火星附近减速,被火星捕获。由于地球运动速度比火星快,因此航天器要在一段时间飞行后恰巧被火星捕获,必须在火星运行到地球前方一段距离的时刻发射。而这一时刻,距离火星冲日约三个月。实际上,近40年来,人类陆续成功向火星发射了20多个火星探测器,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火星冲日前三个月左右发射的,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减少燃料的消耗,便于将探测器送上火星。事实上,火星大冲最理想的位置是地球位于远日点,而火星位于近日点,这样两者距离最小,火星看着最亮。“不过这样理想的状态并不存在,因为地球远日点与火星近日点存在着53°的夹角,”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周礼勇介绍,“所以只要火地距离比较接近理想中的最小值,就可以认定是大冲了。”
 
  由于公转周期的不同,地球每次“追上”火星时,两者的位置都会比上一个汇合点前进一点点,直到累计15年或17年时,地球恰巧“追上”位于近日点附近的火星。而后,又是新一轮的追赶,以15或17年的时间为周期周而复始。
 
  实际上,并非只有大冲是观测火星的良机。“2033年6月出现的火星冲日虽然不是大冲,但火星亮度达到了-2.5等,明显高于其他冲日时期,因此很适宜观测。”马劲说。
 
  观测效果还得看火星“心情”
 
  人们对火星大冲充满期待,但马劲还是提醒说,火星大冲并非一般意义上的“壮观”天象,不像流星雨、月全食那样给人带来视觉冲击。“尽管大冲前后火星看起来又红又亮,但普通肉眼观测也仅限于此了,还是需要通过天文望远镜等观测设备,才能看到一些有趣的细节。”
 
  马劲介绍,观测行星时,木星和土星都有非常明显的细节可以观看,但火星几乎只能看到一个红色的圆面。大冲时可以看到火星上面白色的极冠,深色的盆地与峡谷和浅色的平原,还有条纹、过去被认为是“运河”的一些其他细节。
 
  不过,有些天文爱好者对于今年的火星大冲能否顺利观测比较担心。沈阳的天文爱好者国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火星上的沙尘暴是否停止决定了观测效果。据美国相关部门6月份发布的一条新闻显示,火星上正在刮一场“史诗”级别的沙尘暴,导致“好奇”号火星探测器无法正常运行。
 
  “火星的沙尘暴往往是全球性的,”周礼勇介绍说,“不像地球上有海洋、森林、城市等等可以阻挡沙尘暴的东西,火星大气也非常稀薄,一旦刮起来往往会覆盖整个星球,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表面。”
 
  至于火星沙尘暴能否在大冲来临之前停止,“那就只能看火星的‘心情’了。”国毅说。
 
  对地球的影响没传说中大
 
 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,都存在着大量关于冲日、五星连珠影响地球、人类生活的预言,那么行星冲日对地球会有什么影响吗?
 
  “从目前掌握的科学资料来看,行星冲日只是一种正常的天体运行规律,对地球产生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”周礼勇介绍说。太阳质量太大、月球离我们太近,都是直接影响到地球气候、潮汐的因素。“但行星的引力比起来就小多了,很难说有何种科学上的意义。”
 
  即便是火星冲日,更多意义存在于天文爱好者观测层面。“相比冲日,在行星轨道运行方面科学家们更关注凌日现象,”周礼勇说。所谓凌日,是指水星、金星两颗地內行星运行到地球和太阳的连线上。“凌日时,阳光会穿过行星大气层,此时对其进行观测,可以分析行星的大气结构和成分组成。”
 
  公元17世纪,英国天文学家哈雷曾经提出,金星凌日时,在地球上两个不同地点同时测定金星穿越太阳表面所需的时间,由此算出太阳的视差,可以得出准确的日地距离。不过哈雷本人活了86岁,也没有赶上过金星凌日的现象。
 
  尽管火星冲日在科学研究上的意义并不显著,但依然为人类探索火星提供了一些便利。在火星冲日尤其是大冲时,火星与地球的距离较近。1925年,德国物理学家霍曼提出了霍曼转移轨道的概念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07-24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友情链接:

0